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平安资讯 >> 现代警务 >> 内容
红心向党、全意为民——“金牌调解员”顾红全先进事迹宣讲
发布日期:2017-12-18 浏览次数:  字号:〖
 

顾红全,1977年10月出生,中共党员,曾经是一名飞机机械师,2010年从部队转业从警,经过4年多的用心治理,原本矛盾叠加、群众怨声载道的安置房小区百草苑成为群众满意、平安和谐的文明小区。就在此时,命运跟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,顾红全被查出患上罕见的“腱巨细胞瘤”,这一种极其罕见的病,严重影响到手和膝关节屈伸功能,2015年3月,他进行了手术,即便住院治疗期间,顾红全还是惦记着工作,他多次跟前往医院探望他的领导说“不要当我是病人,我能行!”

近年来,矛盾纠纷类警情迅速增加,已经牵制了派出所的大量警力,今年以来,三井派出所通过110就接报各类纠纷警情6000多起,平均每个民警要处理近200起纠纷。而顾红全手术后身体尚未痊愈,便带病回到了工作岗位,看到这一现状后,他主动请缨,承担了所里的调解工作。

2015年7月,顾红全调解室正式挂牌成立。从社区民警到专职调解员,虽然岗位转变,身体欠缺,但他对工作的热情有增无减,还把修飞机的韧劲用到了调解上。从一个民警带一个辅警的调解模式,到邀请有法律基础、调解专长的专业社工加入。目前,已经形成了“1(顾红全)+3(调解辅警)+4(人民调解员)”的调解团队,开启了24小时纠纷调解新模式。顾红全调解室自成立以来,已成功调处各类纠纷900余起,调解重大疑难纠纷50余起,涉及金额达2350余万元,获得群众锦旗35面,有效释放了警力资源,极大的缓解了所内纠纷调解压力,“有困难找警察,有纠纷找顾红全调解室”渐渐成为辖区居民的口头禅。顾红全本人也被评为中国好人、江苏好人,还收获了全省最美家庭的荣誉称号。

在调解过程中,顾红全发现即使有扎实的法律基础,一旦碰到了专业比较强的纠纷,还是很棘手。于是,他就想着建立一个后备智囊团。在派出所与三井街道相关部门的帮助下,顾红全将劳动、司法、律师、建管、人社、心理学专家等等一系列专业部门和专业学者纳入到调解室,组建了一个“纠纷调解人才资源库”。这样一来,即便遇到了专业度较高的复杂纠纷,顾红全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开启“场外援助”,借助专业权威的力量促成纠纷化解,也用更专业的知识让老百姓信服,而纠纷调解成功率也从一开始的75%提升到了95%。

有了专家智囊团的帮助,调解中还是会遇到瓶颈,顾红全又与时俱进,开创了“调解第六人”善款善行模式。

2016年上半年,三井派出所辖区有两个外资工厂的工人分别在上班期间、下班回家后猝死,经相关部门鉴定,该两名死者都评不上工伤,这两个外资企业负责人都认为家属提出的几十万的补偿是无理要求,坚决拒绝。后来在调解室的积极协调下,厂方都同意给予家属几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偿金,但是这几万元不但无法满足家属的要求,反而触怒了他们,堵、砸、打、闹等便随之而来,一方唱罢另一方登场,或者两边的家属同时开闹,派出所每天都会为之牵扯大量警力。在司法、劳动、人社等部门的大力配合下,全体调解室工作人员齐心合力,终于做通一名死者家属的工作,死者的妻子潘某接受了工厂五万元的补偿,并签订了协议。

但另外一名死者家属的调解工作却进入了僵局,无论顾红全怎么做工作都没用。将事情说到透,摆前例,讲道理,死者家属就当没听到,几十万的补偿金没有松过口,甚至一度拒接顾红全电话。炎炎夏日,死者的父母每天准时到厂门口披麻戴孝,“晕”躺在地上、或者嚎啕大哭、或者拉住行人进行哭诉。这个局面每天都在上演,每天都在循环。他们的言行举止对工厂正常的工作运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,也在社会面上造成了不小轰动,厂房负责人直接取消了原本同意的补偿金,矛盾越来越激化,纠纷事态愈演愈烈,死者父母的身体状况也不容乐观,随时有可能出现更加严重的后果。在失去儿子的巨大悲痛和所期盼的巨大经济得益双重冲击面前,老夫妻俩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和交流能力,任何正常的调解方法技巧在他们面前都是浮云,死者家属对顾红全从开始的半怀疑变成了彻底的不信任,调解陷入了死循环,进入了死胡同。

顾红全看着这个场面,心急如焚。这时他突然想到刚刚调解成功的那起非正常纠纷的死者妻子潘某,他们都刚刚经历了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,属于同一类人,如果让他们接触,应该可以引发更多共鸣,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。但是顾红全怕揭开潘某的伤疤后,反而会把事情引向更糟的局面。但是在当时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顾红全还是决定试一试。拨打了潘某的电话,详细告诉潘某事情的起因经过,并希望以过来人的身份劝慰一下那对可怜的老夫妻,潘某一开始非常犹豫,但想到顾警官曾连续熬夜帮自己调解纠纷,便答应过来试一试。

老夫妻跟潘某的见面是在三井派出所调解室,顾红全给三个人泡好茶就静静的等待着。待潘某一介绍自己是谁,老夫妻明显一脸诧异,后三个人的手就握在了一起,泪无声的流了下来。潘某细细的将前因及过程都说了一遍,并将一些厉害要素告诉了老夫妻。

这对老夫妻一直揩眼泪,什么都没说默默离开了调解室。后来他们还去厂里要了一次赔偿款,失败后就不再纠缠了,同意了工厂的补偿金。死者家属终于松口,顾红全又连夜赶至外资工厂,经过劝说工作,外资企业负责人对顾红全竖起了大拇指,当即决定把赔偿金额从5万元提高到10万元,还决定在常州地区追加投资5000万。

事情圆满处理完了,但顾红全对潘某感到十分歉疚,觉得是自己为了调解纠纷再次揭开了她的伤口,正想着要去做些弥补时,潘某却主动打电话过来说:“谢谢你,顾警官,自从来调解室帮忙劝说后,我心里的疙瘩好像突然解开了,昨晚突然终于不再失眠,睡了个安慰觉。”听到这个消息后,顾红全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,仿佛获得了莫大的信心与支持,原来只要善于总结,敢于创新,瓶颈就可以一破再破。

“调解第六人”运行一阶段时间之后,顾红全发现:纠纷调解的很多问题都是围绕经济而来,而常有一些满意调解结果的当事人,特别是企事业单位,他们在疑难纠纷解决后,感受到调解工作的艰辛,主动表示要用实际报酬来感谢调解室。于是,顾红全就想着建立一个调解室善款基金,把这些热心人士纳入调解大家庭中。很快,顾红全的这个想法得到了三井街道大力支持,并依托街道慈善基金会建立了“顾红全调解室”专项基金。如今,“调解第六人”善款善行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,“调解第六人”队伍已扩大至63名,在调解第六人的帮助下成功化解疑难纠纷20起,“调解第六人”善款基金模式共计帮助5名纠纷当事人金额10万余元。

这些工作使得顾红全每天的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,周末也时常加班加点,但顾红全乐此不疲。这时候,命运又跟顾红全开了一个玩笑,突发急性心肌梗塞,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,当他经过治疗,从死神手中逃脱,身体稍有康复时,在病床上的他还不忘嘱托调解室其他人员跟进他手头未完成的纠纷,并给出调解建议。

休息不到3个月后,顾红全又投入了十九大安保工作。大家都劝他在休养,他却笑着说,调解工作不是体力活,身穿警服,能为老百姓多做点事,就觉得很踏实。于是,顾红全主动申请,加入了夜间的常安系列清查行动。


他凭着6年社区民警的工作经验,带领协管员对辖区出租房、群租房进行仔细清查,不放过一丝问题隐患,检查出租房300余户,登记人口信息321人,并成功查获2家“私自改变房屋建筑结构”的群租房,并联合房管局进行罚款整改。

顾红全,从一名飞机机械师到社区民警,再到现在的金牌调解员,他总是在不断思考,不断创新,总能站在群众的角度想问题,红心向党、全意为民,用调解三部曲开创了社会共治、多元共调的调解新局面。他总说,“自己多调解一起纠纷,社会就能少一起矛盾,多一点和谐”。

 
 
主办单位:常州市公安局
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龙锦路1588号 邮编:213022 联系电话:0519-86620200  网站地图